返回

作者书籍

《漱己》全部小说
恶毒小娘,性别男
双向救赎文,被父亲打死,认为自己惹人讨厌的年上受x由于母亲难产而死,认为自己害死了母亲的年下攻--------宋若翡一朝穿书,成了男主的小娘。原身乃是一尾雌性狐妖,道行粗浅,素来贪财。她表面上对男主的父亲虞老爷子情比金坚,实际上不过是觊觎其万贯家财罢了。她未及过门,虞老爷子竟是一病不起。为了从虞老爷子口中套出房契、地契、金银……所藏之处,她日日细心地照顾着虞老爷子。虞老爷子被她所感动,弥留之际,终是将所有值钱的物件都交由她保管,并叮嘱她好生将男主抚养成人。然而,虞老爷子过世之后,她却是百般折磨男主,害得男主又聋又哑,目不可视,双足残疾。与此同时,她肆意挥霍财产,蓄养面首,好不快意。未多久,她厌烦了折磨男主,遂将男主丢下悬崖。殊不知,此举反而使得男主得了机缘,踏上仙途。其后,男主重返虞家,一眼识破她乃是一尾狐妖,当即将她剥皮抽筋,做成了狐皮垫子。穿书而来的宋若翡乍然见得一身是伤的男主,思及自己可能会被做成狐皮垫子,致歉道:“是娘亲下手重了些,我儿莫怪,娘亲发誓,再也不对你动手了。”男主稚嫩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无:“狐媚子,我知晓你想将我折磨致死,好独吞了爹爹留下来的家产。”宋若翡承诺道:“娘亲虽然待你严厉了些,但从未想过要将你折磨致死,娘亲定会好生将你抚养长大,为你娶一位才貌双全的妻子。”若干年后,已然及冠的男主抓着宋若翡不慎变出来的尾巴,柔声道:“养育之恩无以为报,娘亲才貌双全,儿子便以身相许如何?”宋若翡被抓住了尾巴,逃又逃不得,只能凶巴巴地骂道:“逆子!”“娘子该当唤我为‘夫君’才是。”男主凑到宋若翡耳侧道,“有一事我忘记告诉娘子了……”他顿了顿,继而吸吮着宋若翡的耳垂,含含糊糊地道:“我早知娘子并非女子。”--------预收文:《穿入自己的同人文后,本尊的人设崩了》文案如下:折云仙尊风姿出尘,禁欲律己,道行深厚,即便只身闯入龙潭虎穴,一身白衣亦能滴血不沾。救世后,他避世隐居,诸人皆以为他已然道消魄散。为了纪念他,众多文人墨客争相为他写下了无数话本,譬如:《仙尊与魔尊的旷世奇恋》、《仙尊在下,魔尊在上》、《病弱仙尊珠胎暗结》……折云仙尊满腹疑窦:你们为何认为本尊与魔尊是一对?本尊分明亲手封印了魔尊。后来,他穿入了《病弱仙尊珠胎暗结》中,幸而他尚未珠胎暗结,仅是被关于一金丝笼当中,不见天日,稍稍一动,绑于足踝的铃铛便会叮当作响。一日后,他见到了魔尊,魔尊一身玄衣,浑身上下充斥着煞气。紧接着,他被魔尊掐住了下颌,正欲反抗,却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对了,他现下这副身体病骨支离,一成道行也无。魔尊心疼地亲吻着他的眉眼:“折云,你且好生休养罢,莫怕,本座会陪着你的。”若干时日后,他终是养好了身体,利落地将魔尊踢下了床榻,捂着肚子,怒气冲冲地道:“混账,勿要伤着孩子。”
天下第一美人[快穿]
裴玉质出身名门,一心修仙,不染俗尘,乃是出了名的高岭之花,他原以为自己这一生将在修炼中度过。岂料,一日,他竟落入了鬼王、正道翘楚以及师叔之手。他这才知晓自己被无数人垂涎,多亏师兄暗中保护,他才得以安稳地修仙。可师兄一着不慎,为这些渣滓所缚,非但受尽了折磨,甚至还被活生生地肢解了。他已有三日未曾见到师兄了,他还以为师兄仅仅是外出未归而已。危难之际,他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自称为系统001的东西,系统001告诉他,他乃是一本古风虐文中的第一美人,即将遭受惨无人道的对待,各种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器具以及不将他当做人对待的法子令他遍体生寒。师兄死后魂魄四散于各个世界,然怨念不散,浓重的怨念导致这个世界摇摇欲坠,将于一月内消亡,他必须前往各个世界拯救师兄,才能活下去。由于被肢解的缘故,每个世界的师兄皆身患残疾,或失聪,或目盲,或跛足……性子亦与他所熟悉的师兄截然不同,或阴郁,或暴躁,或自卑……但无论如何,为了自己,亦为了师兄,他必得全力以赴。他原本打算等成功拯救师兄后,手刃那些觊觎他的渣滓,再继续修仙,却未想,他的肚子居然大起来了?--------接档文:《恶毒小娘,性别男》文案如下:宋若翡一朝穿书,成了男主的小娘。原身乃是一尾雌性狐妖,道行粗浅,素来贪财。她表面上对男主的父亲虞老爷子情比金坚,实际上不过是觊觎其万贯家财罢了。她未及过门,虞老爷子竟是一病不起。她日日细心地照顾虞老爷子,企图从虞老爷子口中套出房契、地契、金银……所藏之处。虞老爷子被她所感动,弥留之际,终是将所有值钱的物件都交由她保管,并叮嘱她好生将男主抚养成人。然而,虞老爷子过世之后,她却是百般折磨男主,害得男主又聋又哑,目不可视,双足残疾。与此同时,她肆意挥霍财产,蓄养面首,好不快意。未多久,她厌烦了折磨男主,遂将男主丢下悬崖。殊不知,此举反而使得男主得了机缘,踏上仙途。其后,男主重返虞家,一眼识破她乃是一尾狐妖,当即将她剥皮抽筋,做成了狐皮垫子。穿书而来的宋若翡先是摸了摸自己的下/身,确定自己尚且完好之后,方才一把抱住身着孝服的男主,哭道:“我儿莫怕,娘亲定会好生将我儿抚养长大,为我儿娶一个才貌双全的妻子。”若干年后,已然及冠的男主抓着宋若翡不慎变出来的尾巴,柔声道:“养育之恩无以为报,我便以身相许罢。”宋若翡被抓住了尾巴,逃又逃不得,只能凶巴巴地骂道:“逆子!”“娘子该当唤我为‘夫君’才是。”男主凑到宋若翡耳侧道,“有一事我忘记告诉娘子了……”他顿了顿,继而咬住宋若翡的耳垂道:“我早知娘子并非女子。”
穿成鲛人后,我成了暴君的宠后

精英小说网 精英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最是书香能致远,腹有诗书气自华。
活到老,学到老,活到八十还学巧。